易欣星愣住了,他想不明白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是谁,但是他敢肯定的是,这娘们儿一定不是人。

    妖气实在太大了,而且是忽然出现的,这事情忽然的变动,怎么能让易欣星不感到惊讶?

    李胖子比他还要惊讶,他反复了揉了揉他那双小眼睛,不远处的那女人确实是真实的,要说这个娘们儿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几天之前的那个乌云遮月荷尔蒙乱泄的夜晚,胖子曾经跟她混合单打了一整个晚上,这女人叫什么他忘了,唯一记得的就是这娘们儿是一身的虎劲,记得那晚刚开始胖子还很坚挺,两个小时候他就耸了,他感觉似乎是自己被玩儿了,可是那娘们儿铁锁横江,搞的他走也走不了躲也躲不开,只好任其凌辱了一个晚上,等天亮的时候,他都哭出来了,连声认耸:“姐,我实在不行了,求求你,你行行好,放过我吧。”

    胖子浑身就跟散架子一般,而那小娘们儿则是坐在床头抽着事后烟儿,转头带着笑意用余光鄙视着,真没想到打了一辈子的猎,最后竟然让只野鸡啄瞎了眼,胖子心里这个郁闷,但是郁闷归郁闷,他实在是不敢多言语,于是只好眼巴巴的望着那小娘们起身穿衣,最后那女人开门走的时候,竟然还扔下一百块钱,然后给胖子甩了个飞吻:“宝贝儿,我走了,下次见。”

    李兰英记得,当时他拿着那一百块钱,死的心都有了,心想着还见呢?拉倒吧,想他李兰英一世英名,不想最后竟被一个小妞儿被嫖了。

    此时此刻,已不是彼时彼刻,李兰英不是傻子,这股子妖气跟不要命似的迎面而来,他顿时打了个寒颤,一时间虽然不敢相信,但是也意识到了一个悲剧的事实,吗的,自己可能中招儿了。

    于是他便控制不住的惊呼道:“你…………!!”

    那女人转头对着胖子笑了一下,然后说:“我就说我们还会再见的吧,想我了么亲爱的?”

    “…………。”李兰英的脸色就跟吃了虫子一般,没说话,张是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当晚如果梁韵儿没发生什么状况的话,拥有这副菜汁儿脸的,说不定就是他了。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这小娘们儿多半是卵妖,而且很有可能是高级的,那十二只拥有智慧的卵妖之一,可是它来这里干什么?

    易欣星用手死死的骑着那十五,手抓着它的脖子不让它动弹,然后转身十分警戒的问李兰英:“你认识它?”

    这正是自古多情空余恨,谁知小妞不是人,李兰英没说话,他都要崩溃了,张是非苦笑着对那易欣星说道:“我俩在迪厅见过它。”

    易欣星脑子一根筋,也就没有多问,他明白,现在这个情况对自己来说很是不利,虽然人数上三对二,但是真打起来那俩菜鸟不帮倒忙就好不错了,完全是空气般的存在,不过这小娘们儿忽然出现,还不知道她的目的,不能盲目动手,好在易欣星对此很有经验,只见他对着那女子十分严肃的问道:“你……是卵妖?”

    那女人,或者说女妖,可真算得上是天生尤物,穿着火辣,眉宇之间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媚气,它听那易欣星问他话,便娇笑着说:“是呀,我是母亲的第八个孩子,你就叫我小八好了,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们几个就是一直以来跟我们作对杀我手足的那些阴阳先生?”

    它这语气完全不像是在跟敌人说话,倒有些像是失足妇女在招揽客人的语气,易欣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错,就是我们,你明知道我们是你的敌人,为什么还要来,难道你是来救它的么?”

    说罢,老易指了指自己身下的十五,却没发现十五脸上的冷笑并没有停止,那小八听老易这么一说,竟然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好一阵,然后对着易欣星说道:“别误会别误会,我并不是来救他的,相反的……”

    它说道此处,忽然伸出手指猛指了一下易欣星,易欣星顿时觉得浑身冰冷,一股杀气迎面而来!这妖气跟十五的妖气自然不是一个等级的,易欣星不敢硬接,情急之下,只好咬牙一跃,躲开了这一击,由于这一击来的太过突然,易欣星虽然纵身避过,但是他的衣服也被划了一道口子,贴肉的地方一阵冰冷。

    方才张是非看的真切,只是那女人出手实在是太快了,等易欣星跳开之后才看清楚它发射出来的是什么,原来那是一根树枝,张是非的后背顿时一阵冷汗,他大爷的,这得多大的力道啊,老易躲开了,那十五却是悲剧了,直接被那跟木刺钉穿了身体,只见它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脖子处已经被钉在了地上,十五眼睛瞪着,嘴巴大大的张着,发出的声音就好似一台用了十几年的破风匣一般,浑身不住的抽搐着,绿色的血大口大口的喷出,俨然是要死的样子。

    怎么个情况?见那小八忽然出手结果了十五,众人都愣住了,易欣星望着那小八,不知道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便对它冷冷的说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那小八杀了同伴,但是却一丝的悔意都没有,看它的表情就像是拍死了一只苍蝇般,只见它娇笑着说道:“这十五残杀我们同胞的次数,比你们还要多,我特地到哈尔滨杀它,谁成想它似乎听到风声事先跑掉了,我只好一路追来,好了,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就先走了,各位有缘再见吧。”

    说完,它转身就要走,易欣星自然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它,要知道它确实很强而且刚才出手的时候杀气很重,如果放任下去不管的话,日后必成大患,于是他便对着那小八喊道:“等等!!”

    小八一回头,只见易欣星已经已经摆好了攻击架势,它见易欣星要动手,表情竟然有些无辜,只听她娇声说道:“哎呀你还要干嘛啊?”

    它的声音听在耳朵中酥到骨头里,张李二人顿时打了个冷颤,但是那易欣星却没有所动,只见他对这这小八说道:“我不能这么就放你走。”

    那小八叹了口气,然后竟有些为难的说道:“想不到你这大男人竟然欺负我这个小女子,唉,真不懂风情,不过嘛…………”

    说话间,它周身的妖气猛然的爆发开来,张是非在远处都傻了眼,他此时终于明白了那崔先生平时问什么总称呼他和李兰英为‘菜鸟’,真是不看不知道,之前他以为自己遇到的那些卵妖就已经够强的了,但是跟这小八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你让潘长江去吻郑海霞,完全够不着嘴啊!!!

    这就是十二卵妖的力量吗?张是非只感觉自己全身发出止不住的颤抖,转头一看,那李胖子此时已经抖的好像过电似的了,他含着眼泪对着张是非说道:“吗的老张,怎么办啊,你说它是不是看上我了,能不能把我抓回去蹂躏啊?”

    张是非望着这李大熊的尊荣,然后抬了口气,说道:“你想多了。”

    他俩正在小声嘀咕的时候,那一边的气氛已经僵硬到了顶点,那小娘们儿忽然发力,周身散发着惊人的妖气,虽然还在笑,但是那份媚态之余似乎已经掺和了几分杀意,只见它说道:“只不过我顺手把你们全宰了也不错,省的你们日后继续碍手碍脚的。”

    易欣星这娘们儿要动手,便一咬牙,一把将自己那已经破损了的衣服给撕掉了,张是非一愣,心想这小子多衣服干啥,那妖女是要跟你散打,又不是要跟你肉搏。

    张是非确实有些头发长见识短了,自古以来打架脱衣服的,其实并不在少数,包括紫龙、健次郎、静香之类,但是那都是动画片,不算其中,试问这老易为何要脱衣服,恐怕是因为他真要用全力了。

    只见他露出了一身的排骨,那小八顿时笑着说道:“身材不错啊帅哥。”

    易欣星一笑,然后对它说道:“更好的还在后面呢!”

    说完,他左手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然后右手指向那小八,说道:“来吧,别客气。”

    小八自然是不会客气的,只见它猛然的举起了右手,忽然狂风大作,溅起沙石无数,易欣星稳扎马步,对着张李二人喊道:“你们两个!跑!越远越好!”

    张是非和李兰英对视了一下,心里想着,当然跑了,现在这种视觉效果,以人类的脑子根本无法理解,于是两人便啥话没说直接跑会了院子里,透过篱笆墙观看着外面的战况,张是非心里挺愧疚,本来今晚是他专场的,没想到竟然接二连三的来了两个狠角色,没办法,他留在外面也是帮倒忙,还不如在院子中乖乖的关上这非人类的战斗,张是非心中默默的为那易欣星祈祷,易哥挺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平地刮起了妖风,那些路旁的碎石子打在身上十分的疼痛,易欣星眯缝着眼睛以防被迷,风刮起了石头,同时也刮落了旁边树上的树叶儿,只见那些被刮掉的树叶都竟像被什么东西所引导一般的盘旋在那小八的上空,小八冷喝了一声:“死吧!”

    说罢,它的手一甩,那些树叶儿便飞快的向易欣星扎了过来,说时迟那是快,风驰电掣间那些树叶儿便已经到了眼前,老易自然知道这树叶儿的威力,想想刚才它用一根小树枝儿就把那十五给钉死了,而现在这些树叶光凭目测大概就有个好几白片,这扎在人山上,还不把人穿成筛子?

    老易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他的表情上并没有出现恐惧,只见他眉头紧锁,望着那些夺命的树叶儿,猛然的大喊了一声:“临临临!!!!”

    (今日一更,明天也许就上架了,借此机会在此感谢一路走来支持老崔的朋友们,尤其是那些打赏的哥们儿,过山云,johnnywang,我是叁年的小三,崔三更,李暝风,龙镇四海,appleyaoji,nsつ怀念,孟侠,时间凝结,,青灯招魂,风林火马,超级技术宅,serene毅……等等,由于人数太多,这里就不说全了,感谢你们一直的支持,我们友谊常在。)

章节目录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盗墓小说只为原作者崔走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走召并收藏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最新章节 。